久石让与宫崎骏、姜文之间的奇遇记

 新闻资讯     |      2022-09-20 18:47

2008年,在日本武道馆举办“久石让与宫崎骏动画一同走过的25年”音乐会,宫崎骏亲自到场献花。舞台上的久石让蹲下身子和宫崎骏握手,亲切地交谈,然后向观众鞠躬行礼。

这一感人的画面让无数观众泪目,满满的一个时代的记忆啊!

久石让说:“认识宫崎骏是我一辈子最开心的事。”

宫崎骏说:“实在没有比认识久石让更幸运的事了。”

诚然,很难说是久石让选择了宫崎骏,还是宫崎骏造就了久石让,总之两个人的完美结合成就了日本动漫史上的不朽神话。

这对影史上黄金拍档,究竟是怎样的相遇?他俩又是怎样一起谱写将近半个世纪的传奇?

久石让出生于1950年,日本长野县中野市。

久石让(Joe Hisaishi)只是他的艺名,他的原名叫藤泽守。艺名是源自他的偶像——美国黑人音乐家和制作人昆西·琼斯的日文谐音。

久石让3岁时已埋下要当音乐家的种子。4岁开始学小提琴,5岁被当时任教高中老师的爸爸送去接受正统音乐训练,开始音乐启蒙。

除此之外,爸爸还常常带他看电影。1周6场,1年300场,浸泡在电影中的日子持续了4年。不管武打电影、文艺电影,还是原版英文电影,久石让从不挑剔。

对久石让来说,电影院是他的启蒙之地,而电影音乐则是打开他内心世界的钥匙。

既是观众又是聆听者的久石让,那时候已经感受到了音乐带给他无穷的力量和奥秘。在小小的电影院里,久石让已领悟出音乐的真谛,懂得音乐能让人拥有快乐和幸福。

往后的岁月,久石让始终记得童年时代,是电影带给了他巨大的冲击。只有电影院才是自己能够听到最动听、最广阔的音乐场所;只有电影音乐才给予了他最直接、最真实的刺激。假如碰上喜欢的电影,喜欢的音乐,他会赖着不走,要看多一遍才离开。

就这样,久石让整个童年几乎被音乐和电影填满,除了小提琴,小号和钢琴,甚至是摇铃、太鼓、扬琴等乐器都难不倒他。

上了初中,久石让在演奏部社团吹小号,他毅然萌生要当作曲家的念头,因为他发现当自己谱写的乐谱获得别人称赞时,那种由衷而生的喜悦没别的事能胜过它。

虽然久石让有了这样的念头,但他的音乐生涯并不是一帆风顺,不过他也乐在其中。

1969年,久石让考入日本国立音乐大学就读作曲系。大学期间,他开始受简约音乐之风所影响,于是尝试分析和解剖菲利普·格拉斯、特里·赖利等简约音乐家的作品内容。

久石让注定不是一个普通人,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与别不同。

后来,久石让迷上现代音乐。他被极简主义音乐家Terry Riley的《A Rainbow in Curved Air》曲子震撼到了,那是一首缤纷多元、运用电子乐器与古典乐混合演奏而成的曲子,不甘平凡的久石让也要创作这样的音乐。

大学毕业,正值日本电影业从低谷走向复苏阶段,而作为久石让这类电影配乐创作人还是比较紧缺。可久石让并没有立即与大公司联系创作,而是在小成本的电影配乐积累经验。

1974年,他开始接触配乐,为园山俊二漫画作品的电视动画《山林小猎人》配乐。

久石让曾尝试写了一首极简音乐,因为没人喜欢,曲子根本无法发表。

久石让又找来好几个好友一起办了场个人小型音乐会,寥寥无几的听众,从台上往下看,清清楚楚地坐了五组人,原来那五组听众都是各自的亲戚。

这时久石让陷入痛苦思考中,到底音乐是什么?为什么自己掌握了较多的理论知识, 我的音乐依然没有被观众理解和接纳?

直到久石让听到英国Roxy Music乐队那些充满迷人的、摇滚的、浪漫的音乐元素,并被普罗大众都能感受到美的歌曲后,他立马大受启发:原来真正的音乐是要触动人的灵魂,它是一种能与听众产生共情的“语言”。

于是他又回到最原始的,最能影响他的那些电影音乐中去。

久石让投身现代音乐的创作和演奏,直到1981年,他的首张个人钢琴唱片《information》上市,这才确定了自己的音乐风格。

随后几年,久石让以独奏艺术家的身份活跃在音乐领域里。

1981年,久石让发表个人第一张监制专辑《MKWAJU》,担任动画片《机动战士高达:哀战士》编曲工作。

在担任电视台幕后工作期间,久石让有着旺盛的创作力。每周创作六、七十首曲目,来应付电视台庞大的配乐需要。

久石让也会参加一些乐团活动,并创作不同类型的音乐,期间当然少不了为电影配乐。

虽然那段时间久石让创作了大量的曲目,但他的名声始终处于低谷。

​只要朝着目标前进,一切都不足为俱。在天赋与努力并存下,久石让遇到了改变他的一生的合作伙伴——日本国宝级动漫大师宫崎骏。

1983年,宫崎骏刚好结束了首部动漫电影《鲁邦三世》的执导,也完成制作《名侦探福尔摩斯》后续工作,便辞职离开东京电影新社。

踌躇满志的宫崎骏,刚好为自己首部原创漫画作品《风之谷》制作成动漫电影,便去找了高田勋、铃木敏夫等人一起为新片做准备。

当宫崎骏独自完成导演、脚本、分镜表的全部工作后,他才发现团队中,配乐师的工作居然没人能胜任。

经人推荐,宫崎骏来到一间由破旧不堪的酒吧改造而成的简陋音乐工作室,见到了寂寂无闻的音乐创作人久石让。

机缘巧合,两人一拍即合。

毫无意外,《风之谷》上映后证实了宫崎骏的眼光。久石让为该片配乐深深地打动了无数观众,好评如潮。最终这部作品获得了罗马奇幻电影节最佳动画短片奖等4项大奖。

宫崎骏收到这份远超预期效果的配乐,万分激动,他决定把自己毕生作品的配乐工作,交由这位音乐创作人去操刀。

1984年,宫崎骏的GHIBLI(吉卜力)工作室成立后,久石让便一直担任宫崎骏动漫电影的音乐创作人。

两个都是率真随性的人走在一起,必定会碰撞出别样的花火。

从此,一个负责画画,一个负责作曲,他俩用一部部作品向全世界传递着和平、博爱的思想。

宫崎骏的动漫与久石让的配乐简直是天生一对、天衣无缝,谁也离不开谁,他们的合作成为了永恒的经典。

二十年来,他们共合作了许多优秀作品,著名的有1986年《天空之城》、1988年《龙猫》、1989年《魔女宅急便》和《萤火虫之墓》、1992年的《红猪》、1997年的《幽灵公主》、2001年的《千与千寻》、2005年的《哈尔的移动城堡》等动漫电影作品。

这些出色的作品把久石让的音乐天赋发挥得淋漓尽致,也令他声名鹊起,获奖无数,几乎日本知名卖座的电影都是由他创作配乐的。

邀约不断的久石让除了为电影配乐外,他还创作不少现代风格的音乐专辑。知名音乐专辑包括《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入殓师》、《肩上蝶》。

在日本,久石让的音乐创作以“优游于古典与现代之间”著称,也被大众誉为天才。可久石让却谦虚地回答:“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是天才.....我只是个努力型的人。”他还补充;“做过许许多多的电影配乐后,我最怀念的,还是学生时代所熟悉的古典音乐。”

宫崎骏和久石让一路携手合作,不知不觉已走过37年光景,他俩彼此欣赏,彼此成就。

两人都是工作狂,每次见面不闲聊,讨论也是工作方面。刚开始合作,久石让也许是紧张原因,每次创作配乐时,都会做一些与电影无关的事,比如把所有宫崎骏的书籍通读一遍,尽量多了解他。后来宫崎骏知道此事,便苦笑地对久石让说:“您不必读那么多书。”

在创作《千与千寻》配乐时,久石让特意在网上买了辆与宫崎骏一模一样的汽车。一次,久石让开车回工作室,快到工作室,突然下起雨来,汽车在雨中熄火了。这时,宫崎骏撑着伞走过来,突然停在汽车旁,带着惊讶的表情看着久石让。

事后久石让与朋友提起此事,就开心地对朋友说:“宫崎骏当时的表情和场景与《龙猫》的公共汽车站很雷同。”

两个人的初心都是给世界带来优秀的作品,没有功利心,纯粹是因为热爱,因此他俩在创作道路上成为非常要好的黄金搭档。

音乐家有国籍,音乐无国界。

久石让除了与宫崎骏亲密合作外,还与我国的著名导演姜文有过默契合作。

2007年,姜文因为赏识久石让的才华,他拍摄《太阳照常升起》不惜重金跑去日本请久石让谱曲。

电影配乐的规矩通常是找人直接配乐就可以了,可姜文却以独创方式,提前把莫扎特的曲子配到影片里。

姜文特意发电子邮件把自己的配乐原则向久石让解释一番,并强调配乐只需要比莫扎特稍稍强一点就行,然后让久石让根据情节和镜头来配乐。

久石让观看《太阳照常升起》样片后,被影片的梦幻色彩和浪漫主义精神深深吸引着,他高度评价:“太震撼了!”他曾坐在工作台前,一度陷入苦思,并有点迷茫,这是自己从未遇到如此巨大的挑战,他对影片的配乐束手无策。

“我足足想了有一个月,才敢动笔,我想我已竭尽全力作了配乐才能配上《太阳照常升起》的瑰丽画面。”久石让见到姜文,道出了自己心里话。

可姜文不满意这版曲子,原因曲子没有莫扎特大师那种音乐感觉。久石让当时被气得发飙,把烟头往钢琴上愤怒地一扎,对着姜文说:“我不干了。我不是莫扎特,无法创作出相同的音乐。”

面对配乐似懂非懂的姜文,久石让并没有妥协。

多亏旁边的助理见势不妙,连忙跑去劝说久石让。久石让为人豁达,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于是两人达成共识,最终久石让为《太阳照常升起》配上奔放而深沉的曲子。

姜文听了新配乐,非常满意,忍不住对久石赞叹:听了久石让配的曲子,果然是比莫扎特强一点。大师就是大师,所有音乐都是没有语言的,是哼唱的旋律,充满了奇幻的风情,大师的曲风像天山的画面一样空灵,听起来犹如洞穿心底的一缕情绪。

确实,当我们听到优秀的电影配乐,心灵也会自然而然地被触动。久石让的艺术造诣远远超越他的商业价值,无论是什么作品,他总是以温和、婉转的曲子,缓缓地拨弄观众心底的情绪。

自从久石让与姜文合作后,两人经常以电子邮件方式互通有无,久石让在新年来临之际,还亲笔写英文明信片向姜文问候,渐渐俩人便成了挚友。

2010年姜文再次邀请久石让为《让子弹飞》创作配乐,因有上次合作的磨合,这次姜文与久石让的合作非常默契。

两人在工作室开了一个下午的会议,姜文带来样片片段,久石让看后非常喜欢。他俩力求为观众带来新意,把日本太鼓元素融入到《让子弹飞》影片中。这一艺术是久石让与国内导演合作配乐首开先河。

太鼓是日本一种代表性乐器,男女均可演奏,刚柔并济,整齐划一的乐曲,再次为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

姜文在影片中沿用了久石让在《太阳照常升起》中所创作的原音“植入”到《让子弹飞》片头和片尾。那慷慨激昂的旋律,为影片带来非常强烈的节奏感,许多观众不禁酷赞:这种配乐实属厉害,是国内电影罕见的!

久石让的每一首音乐,都是一场听觉盛宴。

正因为他一直以来坚持不懈,并怀着一颗不老的音乐之心潜心创作。这些卓越成就的背后,是其数十年不断的砥砺和打磨,以及对“最佳效果”的不断追求。能成为当今最具影响力,实至名归的音乐大师是毋庸置疑的。

结语:

久石让与宫崎骏这对神仙友谊,注定他俩为动漫世界带来美好纯真的回忆。如今两位大师已步入古稀之年,新作虽然越来越少,但他们的作品早已传遍世界,他们永远不会被遗忘。

姜文对久石让的崇拜之情非言语能表述,姜文说:“电影如果是一场宴席,那么久石让就是里面的酒!”

随着岁月的流逝,相信很多人都是听着久石让的音乐长大,并且心中都有一首久石让。我们已深深地爱上那些美妙动人的绝美旋律和他背后所展现的童话般的美好。

-END-

【文 | 慧子 】

【责编 | 语非年 】

关注@柴叔带你看电影,更多精彩不迷路!